Français   走进使馆 领事服务 留学法国 来法商贸  
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事实真相的观察
2020/03/22

  近期,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,世卫组织正式将其宣布为全球性流行病,呼吁各国投入更大的政治承诺和更多资源。

  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疫情吃紧。一些媒体在大量报道政府和民众抗击疫情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时,还不忘诋毁一下中国。他们妄称是中国“制造”了病毒,并延误了病毒控制,把病毒“输出”到别国,造成了“全球大流行”,企图将欧美国家应对不力的责任推给中国。

  事实上,美、欧、日、中等多国科学家和世卫组织研究表明,新冠病毒来源尚无定论,疫情虽然率先在中国大规模暴发,但并不意味着源头在中国,更不能诬称病毒是“中国制造”,相反中国人民也是病毒的受害者。在美国众议院前几天举行的听证会上,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承认,美国去年9月开始的大流感中,一些看似死于流感的人,实际上死于新冠肺炎。而这比武汉发现第一个病例早了三个月。在世界卫生组织早已定名本次疫情为2019新冠病毒的情况下,美国上到总统、国务卿,下到国会议员还张口闭口诬称“中国病毒”、“武汉病毒”。这非但不能让中国蒙羞,反而彻底暴露了他们的种族主义嘴脸,反衬出其人品的卑劣。一向标榜独立正派的法国大报不该跟着美国政客秀下限。

  中国在疫情暴发之初就第一时间取消了出境旅游团,严防疫情向外扩散。1月10日,中国与世卫组织分享了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。1月23日武汉市“封城”时,中国之外的确诊病例数仅有9例,占全球病例总数1%。反而是在一个月之后,中国抗疫即将决胜之时,疫情突然在韩、日及欧美大暴发。目前,中国以外病例数和死亡数都远远超过中国。可见,疫情全球大流行不是中国的错。

  从欧洲看,意大利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,其“零号病人”至今仍是个谜。而据《费加罗报》3月11日报道,其“一号病人”于今年1月25日,也就是武汉“封城”2天后,曾与一位从中国回来的同事吃饭。然而这位同事事后病毒检测为阴性。流行病学专家据此强烈怀疑该“一号病人”系受本地病毒感染。意大利疫情大规模暴发出现在2月底,而当时中国疫情已得到很好控制,每日新增病例已处于低位。世卫组织专家表示,中国用自己的巨大牺牲为全球抗疫争取了宝贵的窗口期。遗憾的是,现在看来,很多国家并没有抓住。

  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。然而,在某些法媒驻华记者眼里,这个病毒似乎成了他们攻击中国的盟友。当中国深陷疫情困境时,他们幸灾乐祸、落井下石;当中国成功遏制住疫情,而中国之外的国家疫情暴发时,他们又指责是因为中国最初延误疫情控制才导致在世界范围暴发;当中国出于人道主义向疫情严重的国家慷慨援助医疗物资时,他们又阴阳怪气地说中国是在搞“口罩外交”。总之,中国做什么都是错的。这些驻华记者满脑子充斥着意识形态的偏见,他们常驻中国不是为了直观了解中国,向法国民众全面介绍中国,而是为了挖中国的“阴暗面”,把一些对政府不满的人(这种人在世界各国都有)的怨恨诋毁之词放大为整个国家的现实。他们指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推特造美国的谣,却从来不批评美国领导人的涉华种族主义言论。

  当全球疫情形势发生逆转后,一些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开始坐不住了。他们罔顾中国政府和人民做出的巨大努力和牺牲,无视世卫组织专家对中国抗疫做法和成果给予的客观公正评价,一口咬定病毒源自中国,若非中国延误了三个星期,就不会有今天的“全球大流行”,把本国今天面临的困境怪罪于中国。

  还有一些专家学者则忙不迭地进行制度比较,断言“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昭示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失败”。本月初,法国某大报刊登了一位专家的评论文章。她说:“自由民主制度能更有效地应对疫情。当专制政权被突发疫情动摇了根基时,民主政体则平静、透明、理性地作出回应。他们作出预判和分析。他们的开放而协调的卫生体系能够作出快速反应。民主体制的透明和信息流动确保了应对疫情的效率。”她还说,民主体制的领导人要对选民负责,因此他们不会采取压制人性、扼杀社会流动的措施。另一大报则刊登一位中国问题专家的文章说,“中国的专制治理模式不值得效仿”。

  但愿他们说的都是真的,不过……现实很残酷。

  各国历史文化不同,所采取的政治制度和治理模式也各异其趣,各具特色。我无意对各国制度优劣进行对比,也不喜欢给别人贴标签。但我可以晒一晒面对这场世所罕见的全球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如何应对的。

  首先,我们秉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,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最重要位置,采取最全面、最严格、最彻底的防控措施,不惜停工停产,付出巨大经济代价也要遏制疫情蔓延,拯救人民生命。

  其次,我们的传统文化崇尚集体主义、团结互助。所以当此大难临头,全体中国人民不是各奔东西、四散逃离,而是万众一心、众志成城,齐心协力奋勇抗击病毒恶魔。

  第三,我们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。我们分别用10天和12天建成了两座共有2500张病床的高标准传染病医院,用几天时间将一批公共设施改造成拥有几万张床位的方舱医院,从全国十几个省市调集4万多医护人员驰援湖北,用十多天时间把武汉1100万居民全部进行筛查,分拣出确诊和疑似病例,分别收治或隔离观察,成功阻断病毒传播,从而在短短一个月就使中国境内发病率从每天两三千降至个位数,进而在全国所有省市区实现本地新增病例归零。

  第四,我们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超强组织动员能力和执行能力。无论是武汉“封城”、湖北“封省”,还是要求居民居家隔离、组织挨家入户排查病例,抑或是保障居民日常生活物资供应,以及各省市区之间的联防联控,都在党和政府的统一领导、统筹调度下有条不紊地进行,没有出现任何社会骚乱。

  当前,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斗争进入了“下半场”。中国在继续做好自身防护工作的同时,将尽己所能为世界各国抗击疫情提供经验分享和物质帮助。我们还将全力复工复产,让世界经济的发动机重新运转起来,确保全球产业链、供应链不断裂,从而保持世界经济的稳定,助力各国抗疫斗争。

推荐给朋友
 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
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兰西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
http://www.amb-chine.fr